铁道兵文苑

与京原线“壬子年溜车重大事故”擦肩而过的铁道兵第四新管处文艺宣传队

  

与京原线“壬子年溜车重大事故”擦肩而过的第四新管处文艺宣传队
 


 


 

  ——京原线上铁道兵第四新管处文艺宣传队三十多人与死神擦肩而过

  1972年,壬子鼠年大年初一,人们都在兴高彩烈的喜迎新春的到来。而铁道兵第四新管处宣传队的三十多号人,还在冰天雪地的京原铁路线上辛勤的忙绿着。
 


  十渡站
 

  京原铁路具有重要的军事战略意义,曾是中央战略转移的重要通道,进三家店,衙门口,与北京地铁1号线、西郊机场、南苑机场相通。京原铁路起自北京市石景山南站,经良各庄、十渡、白涧、紫荆关、塔崖驿、涞源、灵丘、平型关、繁峙、枣林、代县、阳明堡于山西省原平,与北同蒲铁路接轨。京原铁路逶迤于燕山、太行山、五台山山区,与永定河、大石河、拒马河、唐河、滹沱河并行或相交,线路经过紫荆关、浮图峪、驿马岭、平型关等关隘,地势险峻,沟深谷切,桥高隧长,工程艰巨。平型关以东约280公里,地形陡峻,桥隧毗连,共有隧道及棚洞130余座(其中长1Km以上的隧道26座),百米以上的大桥20座。铁路中驿马岭隧道全长7031.9米,还要经过暗河,曾是70年代中国铁路最长隧。
 

  驿马岭隧
 


  十渡站
 

  1972年初,我在铁道兵第四新建铁路管处政治处文艺宣传队。处机关设在房山十渡站对面的山坡悬崖下。当年春节,由于战备的需要,处机关全体军职人员都不得休假,家住北京城里、房山十渡等地的所有军职人员都不得回家过年。

  人们常说:有时候,没有下一次,没有机会重来;有时候,错过了现在,就永远没有了机会。但是,有时候,鬼使神差叫你错过了的,而你将永远有机会重来和继续一一这叫神灵的保佑。
 


 

  三十晚上,大雪纷飞,十渡的漫山遍野,银装素裹。宣传队的全体队员都在忙碌的准备着自己的出行用具,因为大家吃完晚饭就要起程赶往山西灵丘去慰问演出。我们把乐器、道具、灯光等舞台设备都装上了从十渡站准备出发的三辆轨道车上,吃完年夜饭后正整装待发,此时政治部贾坤生副主任匆匆赶到宣传队营地告诉:今晚宣传队的同志们不用去灵丘了,你们可以安心地过一个大年三十了,大家高兴的直呼“万岁”。但是,他又接着说:你们只能高兴今天晚上,明天吃完早餐后9点半就必须准时出发,大年初一晚上在灵丘站慰问演出。大家很是兴奋,喝酒、欢歌庆祝,终于安心的过一个除夕之夜了。

  第二天一大早,又突然接到政治处命令:今天宣传队全体待命明天出发,但慰问演出的地点变了,是到一个叫奇峰塔的小站慰问抢修该站的铁道兵和驻地官兵。处领导讲了其原因,我们这才知道,三十晚上,停在小西庄站10多辆60吨的满载焦煤的列车,由于该站调车员的疏忽大意,没给火车皮轮子放置铁鞋,从而发生了列车溜逸的重大事故。列车随着铁路千分之20的下坡,一路狂奔下溜,从小西庄站,沿线各值班员和搬道员只见列车像一条火龙一闪而过,一站又一站的狂奔,上站给调度和下站联系都来不及。调度只能命令下方各站:拿枕木,棉被等当障碍物放在铁路线上阻挡或颠覆列车的准备。然而列车的下溜速度太快(后测得每小时达80公里时速),电话还没有打完,列车已从车站呼啸通过。它冲开站上的所有障碍物飞驰而过,根本无法阻挡这个脱缰野马。经王安镇站,塔崖驿站,紫荆关站溜到奇峰塔站,最终溜逸列车在奇峰塔站通过道岔时被颠覆了。奇峰塔整个车站站房、扳道房等都被颠覆列车上的焦煤给埋没了。还好站里没有人员伤亡。

  我们在慰问抢修铁路和站房的官兵和调度所的高气调度员讲,如果你们宣传队昨晚坐轨道车从十渡站向灵丘进发,从调度的运行图上看,宣传队所乘坐的轨道车正好在紫荆关站和奇峰塔站区间与溜车相撞。实在是太可怕了,真是想都不敢想啊!这几十条人命就这样被领导的计划改变而幸存下来了!这就是计划不如变化的神奇!这就是神灵天佑的奇迹!
 


 

  慰问演出照
 

作者72年于十渡  



图片说明:
1、第一张图片来自网络
2、其余图片来自作者提供

编辑:开门见喜